{page.title}

比兴好诗词辑录

发表时间:2019-08-20

  吾从二零一四年开始上网流览比兴诗词,觉其间有些诗文词赋其衣冠磊落,如谢家子弟;优雅雍容,似相如庭户;雄奇玫丽,犹太史文章。故不揣才掘,不怕贻笑大方,掇芳若干。苦于期间数病,又不会用电脑复制粘贴之功能,遗失甚多,且于作者姓名多有错漏。吾不忍其埋没,故于今日将剩余之残编断简重帖在此。一者使美文美赋重现,以求再次共赏;二者求网友补遗拾缺,将自认为好诗好词好文好赋重帖于此;三者请诗友们补齐作者姓名及发表时间,若将来有所作为,可以辑录成书。

  自在生涯,静也绰然,荡也雍容。任趋炎者众,犹留寒碧;浴波时久,不褪羞红。飘若无根,开应有约,更与高蝉寂寞同。常闲卧,看流年冉冉,逝水匆匆。

  由来知己难逢,辜负了、当初意态浓。笑接天荷立,折腰待日;满塘萍卷,仰面迎风。独我离尘,共谁狎浪,身寄沉浮幻影中。休回首,又掩鱼再睡,懒问游踪。

  洛神飞下瑶池,玉妃掌上凌波起。露华净洗,素妆亭立,古香十里。红萼轻匀,跳珠翠盖,白莲仙子。问陂湖烟水,菱歌画艇,无人解、孤鸿意。 犹记旧游秋浦,倚亭台、雨天暝气。绯衣褪尽,舞裳斜堕,一池苔碎。倾国羞花,马嵬遗袜,岁华弹指。试薰风半起,芙蓉摇曳,访沙鸥邸。

  秋水伊人,逸云清角,翠袖蓝烟。怅凭栏拈雪,看朱成碧;东篱把酒,度日如年。五柳无言,三江有月,浪子青衫室铗弹。雪堂忆,正绿腰眉妩,松竹梅间。 江湖行李艰难,妆楼转,高凉月影轩。恨风波太恶,人愁菊老,梅窗偏小,谁恃衣单?遥望天台,相携鸳侣,漫步红尘火焰山。釆薇咏,剩空林紫竹,深壑幽兰。

  上阕17人:秋水伊人,逸云,清角,翠袖,蓝烟,凭栏拈雪,看朱成碧,东篱把酒,五柳,五言,三江有月,青衫浪子,弹铗室主人,忆雪堂,绿腰,绿窗眉妩,梅间竹;

  下阕15人:李江湖,月转妆楼,高凉,月影轩主,风波恶,菊,梅窗小,单衣恃,天台,龙文鸳侣,漫步红尘,火焰山,采薇,紫竹,兰之幽兮。

  欲试雕弓穿落叶,白羽难寻,已没顽岩裂。是否人间多杀孽,举头敢问千年月。 只恨平生胡未灭,万里苍茫,一夜江山雪。塞外弦翻肝胆烈,沙场酒热将军血。

  春暖池塘。野草嗅花香。观绿柳,吐丝长。淡淡煦风吹过,漫天飞絮飘扬。舞步些些零乱,更显彷徨。 一城心事风中坠,离愁别恨捣愁肠。天虽广,去何方?万水千山踏遍,不如梦里家乡。子夜偷偷落泪,因想亲娘!

  心似浮萍,聚散苦匆匆。谁喝令,踏征程?忍把誓言撕碎,眼前唯剩朦胧。莫道痴心无悔, 泪染曾经。 几多颠沛成无奈,居无定所怎从容?勾魂月,冷冰冰。一缕清辉照我,满怀苦痛谁听?默看红尘幻灭,独自飘零。

  秋雨荷塘,负了满园芳。淅沥沥,叩心房。玉面荷花落去,绿蓬啜泣身旁。此景无言可表,只剩忧伤。 但将残蕊风中掷,悄然抖落半池香。谁人懂,这情长?不吝繁华数尽,简妆瘦影凄凉。一缕芳魂永在,莫道沧桑。

  风里飘摇,此去路迢迢。三万里,踏凌霄。笑看众山皆小,我心砰动如潮。幻想祥云为伴,自在逍遥。 数年漂泊身疲惫,孤单寂寞更招摇。心头事,锁眉梢。爱恨情仇摞满,恨能一笔勾销。为扫胸中苦累,离线飞逃!

  飞上天空,奋力向前冲。担使命,记于胸。纵使面临风雨,亦当无惧从容。莫道征途艰苦,乐在其中。 翌年冰雪消融尽,黄花满地闹春风。寻常事,不邀功。万水千山且醉,弟兄姊妹情浓。祝语何需再拟?心愿相同。

  此身已别江南久,忆荻花,梦烟柳。今又春江堤上走。莺啼燕剪,涛声依旧,只是人空瘦。

  当年英气冲牛斗,敢向天公放声吼。刹那人将化腐朽。壮志消磨,雄心不再,羞被佳人瞅。

  璨烂湖光,熏客千芳。更骚人、借酒疏狂。丝弦莺语,翠笛柔肠。正曲悠远,心悠静,梦悠长。

  青葱山色,迷离柳絮,踏歌行、赏遍春裳。扁舟情切,眷恋初尝。伴意中人,风中舞,水中央。

  都道锦衣美,书剑亦飘香.百年一觉长梦,志趣在滄浪.借得蓬舟一叶,驶入江湖深处,烟水自蒼茫.遁世乃吾愿,闹市莫徜徉.

  轻名利,重义气,莫张狂.花开要早,好梦都让少年郎.试看青山秀水,尽可怡情养性,何必再徬徨.回首前尘事,平静对沧桑.

  百啭飞莺,远岸轻闻。有纤枝,暗驻香芸。粉妆叠翠,湖影霓纹。赏柳中桃,桃中杏,杏中春。 熙风暖语,缤纷似昨。静依栏,把酒盈樽。浓情千缕,淡墨三分。寄画中诗,诗中梦,梦中人。

  未完待续举报1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廋竹先生时间:2017-09-19 15:01:07续上

  夫天下第一关者,山海关也。两京锁钥,百隘咽喉,天星箕尾,地脉燕幽。雄距群山苍莽,遥临巨海奔流。其于战也,兵家之必争,难攻而易守。庸夫登城,遂生霸王豪气;神仙过界,亦嗟子胥白头。

  于今惟存四时胜景,淡去千载烽烟。龙头西向,王迹东延,角楼巍伟,细柳翩纤。叠浪奇峰,如美妇胸前丘壑,通幽曲径,似娇娘裙底洞天。白石屹屏嶂,翠藤梳髻鬟。狐兔偶而作人立,猿猱时常伴鸟眠。乘兴游人,此时所见,略可形容。千山暮影,沧桑意浓。鹰隼翼敛,草木烟笼。风吹枝曳,如动刀兵。山映余晖,似血染红。想今悲古,气交于胸,泱泱大国,何时大同?

  呜呼,三皇治世兮五帝分伦,魏晋更替兮失德后仁。历史前进兮滚滚车轮,生不逢时兮独善己身,鹿马莫辨兮华南虎真;贫富天渊兮两极已分;贫者乞命兮富者骄淫,君子塞舌兮惟以目嗔看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昔秦皇誉万乘威名,易水尤生壮志,今华夏逢百年盛世,汶川何起悲音。上有道,国运昌,上失明,百姓殃。世情显著,天理昭彰,兴邦须行民主,守土岂凭高墙?是故孟姜女流逝夫之泪,长城见毁,吴三桂报夺妾之仇,重门为开。宣淫鹿台,良臣西去,举火骊山,胡马北来。由是观,山关安稳如石几,朝代轮换似巡杯!

  小子不才,观古知今。恨黄片有码,叹报国无门,挥即秃之笔,成半酸之文。已矣乎,因果已定,兴废无常;筑城百仞,徒夸金汤;亡国之祸,尽起萧墙。若夫聚民心为长城,施仁爱为关口,不战而屈人之兵,不争而天下莫能与之争,如此之关,焉能破乎?可名天下第一也。

  夫敦煌者,与浑成等其自然,共造化钧其符契。兴于两汉之征伐,始于三苗而络绎。 雪水融作党河,蜃楼幻于漠海。祁连壮伟,冠盖九霄;丝路绵延,曲通八隅。窟名莫高, 何处非祗园精舍;地属西域,此间即慧海慈航。大千世界,不二法门。诚哉斯言,是为至理。

  千年景逝,累朝迭更。观夫唐阙汉陵埋荒草,楚殿吴宫起秋风。唯敦煌如金粒见于沙尽,似宝珠朗于月明。商家辐辏,十方毕聚。宾客云集,百业齐兴。鸣沙五彩,赏心悦目。月牙半弯,似亏而盈。凉州酒美,渭城柳青。召平瓜绿,李广杏橙。魔鬼城堡森森,接连地府。飞天雕塑栩栩,遨游太清。往昔追忆,欲行空而学天马。来者流连,思踏雪而做飞鸿。离曲听于阳关,且劝故人重进酒;大乘传来东土,愿闻玄奘再传经。奉旨出蕃,张伯望之足迹尤存;弯弓射虎,李飞龙之神威未泯。投笔从戎,叹我徒手而归来;书空面壁 ,笑人折腰而上进。

  噫吁!小子才疏,竭怀尽述。无缘垂白璧以闻经,有幸趁青春而作赋。赞曰:耀文明于寰宇兮,播道法之大宗;展古国之风彩兮,经汉唐之陶熔;登长城以凭眺兮,欣古道之流通;连华夷共一脉兮,历万世而同荣!

  高莫过乎天,宇内之区遍覆;广莫超乎海,世间之水咸容。莽莽神州,涵包天海;泱泱华夏,载缵武功。五千年文明,堪称世界之最;百万里海域,历属版图之中。虽一贯行仁,待邻国如父爱子;然四夷未化,逞干戈以弟欺兄。阴风起时,几多故国之魂;渔船过处,皆是他邦之土。

  呜呼!英雄双拭泪眼,志士寸断肝肠。虎不发威,似猫还病;鳅若得势,比龙更狂。百年龙困浅水,一朝虎脱平阳。是以挥师河内,越匪息兵;驻舰黄岩,菲佣溃旅。韩日惮之而备军,美英惧之而禁语。遂于共和国六十三年仲夏,开疆辟地,设政增辖。权宣群岛,市立三沙。扬旄旆于海角,慑敌寇于天涯。噫嘻!时代宏编华章,历史肇开新纪。热血青年,欢呼声里欲游行;白发衰翁,垂死病中惊坐起。人心何其快哉,国威实为壮矣!

  夫三沙之重,难以言估。中华之犄角,南海之明珠。水区之要塞,陆地之户枢。石油浓纯似酪,海产鲜美如酥。燃气足堪充宇,贝珍多可盈斛。上追于古,厥本源为秦郡;下迄及今,考史证于唐书。岛微乃至一礁,神圣未许侵犯;国大之于寸壤,尊严岂容亵渎。后世须铭胸,丧权事纵死莫做;前朝已垂训,犯边者虽远必诛。

  嗟夫!三沙既定,结睦周邻,流通商贸,荟萃人文。倡导和平主题,强应扶弱;创谋经济战略,石可点金。海纳百川,宜行双赢之策;地承万物,忌怀独大之心。古贤曰:德之至也,弗居而称霸;兵之至也,弗战而屈人。且看朔漠依然,戎狄安在;关山无恙,胡虏何寻。则知今时之外寇,或是他日之国民。言非不预,拭目待焉。

  未完待续。举报2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廋竹先生时间:2017-09-19 15:15:45续上

  厮磨耳鬓久经年,侍寝功高伤黯然。挂颈红绳垂渺渺,开心巧语忆绵绵。深宵已惯人骚扰,拂晓不闻铃策鞭。此后相思情怎诉,与君千里共婵娟。

  夫诗,有可言,有不可言者。诗之难,难于不可尽言。古来诗话,洋洋万语,皆欲通其事,尽其法,何其庸哉!古人为诗,岂尝闻诸法如是?苟如此,何不自为诗三百欤?力不达精髓,空擅皮毛而已。

  诗之初,有情无法,唯尚自然。后世以诗赋取士,格律韵部,御旨钦定,乃强权为之,非诗之本意。平仄自有其妙,然唐诗能进不能出,沉辙异路,遂为千秋,岂不悲哉!

  动乎心,发乎情,此为诗之终始。凡能为此者,皆为好诗。万千法度,咸为此用。唐朝诸公,盛情高意,有格律而能成;后世之人,困守牢笼,有情不达而不知变,是以不复盛焉。

  古人之见,崔颢之黄鹤楼乃为“唐人七律第一”,然以诸公卫道者而言,言律尚且不可,况言第一?古人高见,真乃知诗者。

  律古之别,多在音韵句法。律诗音节深而窄,句法倒折,故而缓滞顿挫。古诗音节浅而宽,句法自然,故而顺达流畅,是为不同。对仗、韵角及平仄皆非要旨。

  诗者,人情之表也。诗之初,本无教。喜怒哀恨,皆为人性,谁得而教之?诗成三百,民风大观,遂震荡南北,汇天下而动人心,是以权者惧之。儒者苟且,拘之以为公器。

  人情众矣,诗为人情发声,亦当殊众。怨而不怒,岂为人哉?诗,固可怒拔乖张,亦可温柔敦厚。温柔敦厚,诗之一也,非唯一也。强以其一而为唯一,谬矣!

  仲尼有兴观群怨之说,信然。仲尼不为诗,而言诗,可也。然以不为者之言而终之以为教,谬矣,诗之大谬,莫过于此!

  古人云:天不变,道亦不变。然王朝即没,公民当立,家国之主,厥为布衣。与古相教,此乃天地大变,不可违逆。是以诗风当变,此乃天道。为诗者当变,言诗者当变,读诗者亦当变。

  诗词同源,其根一也。凡诗能言者,词皆能言。词至今日,已无咏唱之功。牌名新拟,应同诗题。句之长短,阙之上下,尽付词人。至若格律词风,其变同诗也。

  今人不明诗之要义,而尊唐宋格律以为金科,奉温柔敦厚之诗教以为玉律。世人未及言变,而先闻其惊呼:祖宗之法岂可变尔!百年之悲,今日为甚。

  吾尝叹诗人已绝,未料知诗者亦将绝矣。千古欲变,其阻甚众,附尸之蝇,驱之不散。

  未完待续。举报3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廋竹先生时间:2017-09-19 15:35:03续上

  料峭春初,草苏花小,蓦然舞绚苍穹。蕊寒香冷,辗转赴前盟。野陌荒郊风溅雨,栖似叶,粉坠荒丛。晴和日,花田柳下,碌碌似萦蓬。 流光逐逝水,芳华渐渺,孤志难穷。揽愁怀,怅望归雁长空。襟抱何曾沦,只误信,梁祝情浓。菊黄日,清魂一缕,何处觅芳踪?

  志远枉遗憾,痴爱付心肝。 少年英气销尽,踽踽送流年。屡恃英姿骁勇,鏖战中州岭外,不省断崖边。回首星移转,难复旧人间。 怅征途,痛何遣,恁流连。 是非恩怨, 凭它浊世损红颜。 聊寄青山绿水,踏遍五湖四海,此意倩谁诠。尽饮杯中酒,空寂已无澜。

  学诗难于佛,参悟会须早。纵然有慧根,不可入魔道。恢宏戒空泛,精深见睿藻。绮语慎其滥,专情不可潦。时事务求真,句景自然好。须知上乘禅,俱无用心脑。自检半生诗,悔知垂垂老。

  [继之无尽的省部级官员纷纷落马,喜耶悲耶?双规不施以重刑,何以警世效尤?故感触颇多赋以长律。]2014-9-16

  未完待续。举报4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廋竹先生时间:2017-09-19 15:52:04续上

  清烟碧月风铃泪,雨落酒迟,夜深催人醉。茕茕孑立抚影慰,四顾无言心难寐。 愁绪已觉花早褪。有缘无缘,多情斯人未。听琴疾书心无悔,凭君恣意任憔悴。

  偶闻琵琶语深深,梦中人,空思忖。乞巧飘然, 雨后 心还闷。浊酒两杯独饮醉,愁对影,月微熏。 此情难容此情真,爱无痕,扣心门。持君念物,泪落雨纷纷。千语万言道不尽,纵对面,已路人。

  烟雨薄凉笼落花,无情衰草驻蒹葭。独步东风难掩寂,谁觅?一杯黍酒付天涯。 萧瑟八年空悲切,慰藉,诗词经史寄自华。月损月盈昔时景,归省,斑驳疏影话桑麻。

  未完待续。举报5楼埋红包点赞楼主:廋竹先生时间:2017-09-19 16:29:04续上

  蓬岛停云,瀛天过雨,十年梦逐潮生。觅句烟波,曾经击棹空明。流光回溯不堪掬,剩粼粼、短送长迎。只如今、何处归来,已惯飘零。

  飘零不在天涯远,在尘衫寒重,候馆灯青。饮窄愁肠,玉山和泪同倾。此身倦处为家否,待醒来、重问壶冰。但清吟,寥落苏门,翻作秋声。

  一声滴夜,一霎涟漪裂。一翦清圆向谁诘。又争知、照水孤绝心情,都忘却,梦里流风回雪。

  我闻如是说。太液荒寒,爰有天香骨中彻。甚暂到人间,舞瘦容颜,空恋恋、留仙裙褶。怕流落轮回不知年,问与淡红莲,夏之蝴蝶。

  水香玉色,影入波痕满。一信东风梦深远。梦依稀、漫过明暗縠纹、携清涨,开出青红菡萏。

  棹歌归去去。问与他年,老尽莲心有谁见。纵不到红尘,换骨移根,将短景,轻舒漫卷。只旧事前盟已无寻,是岁晚相疏,此情何限。

  这年仲夏,拚露餐风饮。浣入横塘乱红锦。碧无情,如此千叶真香,居无热,何况三花冷浸。

  梦深生业果。梦浅沉浮,淡月微波怳然寝。换素骨成朱,令色氤氲,和铅水,涓涓滴渗。有灼灼依稀到莲心,是一瓣如焚,一痕如谶。

  是谁失语,是谁微微叹。是梦初醒是初见。是人间、与子相看深深,人散后,容我垂眉缓缓。

  无情终此夕,握指冰凉,泪湿青丝不能挽。说此去如何,此恸如何,当此际、相逢已晚。待忘里他年擦肩过,有一唤回头,那时心暖。

  一张机,熏风初醒入罗衣。小荷嫩芰新生意,蚨钱巧叠,萍星乱点,春去未多时。

  二张机,人间何处不芳菲。沙边柳岸摘芦笛,采莲应早,无心斗草,清唱竹枝词。

  三张机,廿四花信已参差。东邻归浣无消息,闷听骤雨,可怜兰舣,系久小桥西。

  四张机,翠蓬径离若耶溪。菡萏无语娇如滴,相看镇日,伴归鸥鹭,回首两依依。

  五张机,轻舟短棹去如飞。南塘万顷荷千笠,盈盈一水,清圆覆影,可可试红衣。

  六张机,平湖湛湛碧涟漪。伊人独在花深里,前盟细说,凭舷微笑,休记暮归时。

  七张机,烟朝月夕趁浪微。藕花欲燃蘋花白,芳馨满袖,迟出素手,拣得二三枝。

  八张机,殷勤顾曲弄潮儿,佯羞特地飏莲子,一声欸乃,菱歌暂辍,从此夜相思。

  九张机,萧疏汀浦渐觉稀,残荷老尽青裙色,难寻野调,垂纶何在,独自逆潮归。

  烟外带愁横,尽日风,吹开爽气如坠。向晚背寒时,三分月、空宿夜痕秋水。孤舟泊里,系将江左潮青尾。我今自睡,听窸窣声微,此来山鬼。

  生涯不待安排,尽枯竹心思,空花情味。旧梦渐萧疏,凄凉在、摇落有些年岁。芳菲十亩,一家分染湘灵泪。问君知未,犹不解依依,牵人衣袂。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