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华夏文明始于日月山河的再造是宇宙智慧的延续

发表时间:2019-07-09

  浩瀚宇宙中的沧海一粟——地(球),是由于宇宙意识发展到这个节点——时节因缘已到,而自然产生(创造)的一个众生栖息的场所。在华夏文明的发源中,宇宙意识具体表现为盘古开天辟地(参见《山海探幽(7):盘古开天辟地是人类对世界形成状态的记忆传承》)之后,接下来由昊天上帝、华夏文明的最高神——上古天帝,来引导众生的前行(发展)。开天辟地的盘古与无所不能的昊天上帝都是宇宙意识的反映、体现。宇宙的运行规律就是“运动”,表现为无始无终的成住坏空、生住异灭——无限的轮回。地球文明的轮回到达本太阳纪(第五太阳纪,参见《山海探幽(6):山海经是本太阳纪人类文明传承的宇宙密码》)节点的时候,宇宙智慧——人类所认识的“神”——昊天上帝出场继续引导人类前行。这个高级智慧就是宇宙智慧、宇宙意识,这个时间节点就是本纪地球人类(土著)已经发展到从蒙昧阶段之后、野蛮阶段迈向文明阶段之前的这个时期。就是相当于华夏文明发展到“有巢氏”、“燧人氏”、“伏羲氏”的时代,这里的“土著”是指地球原住民(包括地球上原住的“六道”众生),昊天上帝则是已经发展到高端的宇宙意识的代表、体现。华夏文明的昊天上帝就是“帝俊”(又作“帝夋”)。为了完成引导本纪众生前行的宇宙意志,帝俊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寒冷酷暴的大地从漫漫长夜的无限黑暗中解救出来,并且规范相对稳定的运行规律,这就是为这个众生所居的大地匹配太阳、月亮,和固定其日、夜的交替运行。是为《山海经》之核心。帝俊为日、月之父,也就是昊天上帝。天帝有好几位妻子,其中最为助力(最为著名吧)的两位妻子是“羲和”与“常羲”(或作仪),因为这两位妻子分别生了十日和十二月。“羲和”与“常羲”的能量也非一般所理解,“有女子名羲和,方日浴于甘渊”(15.27),“有女子方浴月,……此始浴之”(16.30)。分别生日、月并且为太阳、月亮沐浴,不可能了吧,完全是“神话”了吧?不可能也可能、是神话也非神话,只是所在角度不同罢了。作为微如蚁、螟的人类,怎么能理解是生日、月呢?而作为宇宙意识,此日、月仍然不过沧海一粟而已(目前人类已知宇宙最大天体,质量等于1000万亿个太阳,为人脑所“不可想象”)。如前所述,《山海经》是上古文明传承的宇宙密码之一(参见《山海探幽(6):山海经是本太阳纪人类文明传承的宇宙密码》),所以才保留了昊天上帝是生日、月的原始密码。这样的宇宙密码大约在高古时代仍然还能记忆传承,所以除《山海经》外,还有1949年湖南长沙子弹库楚墓出土的楚国中晚期的《楚帛书》, 也有帝俊是生日、月和制定日、月运行规律的记载:“帝夋(俊)乃为日月之行”(《楚帛书·乙篇》)。这是完全神话还是真正“人化”?是又不是,因为所在角度不同则所理解当然天壤之别。为了解读《山海经》,前面已经专门拟文说明:必须要先架构起立体思维模式(山海探幽(8):同步架构立体思维模式方可释读山海经》),因为宇宙是立体的,如果用传统的平面的思维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多维的宇宙。以人脑为中心,宇宙意识就完全是一种“神话”的体现,是一个存在于人类之外的“外部世界”;只有实实在在的人类活动才是人类看得见摸得着的“内部世界”。而不管认识与不认识、感觉与没感觉、认同与不认同,人类的“内部世界”一直接收着来自“外部世界”的规律所支配,这就是宇宙意识的作用体系。宇宙意识是如何对人类的“内部世界”发挥作用的?我等肉眼凡夫无法揣摩天意,但是仍然有迹可寻。简单说来,宇宙意识通过三种不同的表现形式来沟通与人类意志的衔接。一是不可见的宇宙意识,这是宇宙意志的“法身”,在宇宙中永存,就是“信仰”的人类所理解的上天、诸神、天意,就是“科学”的人类所能够理解的“宇宙能量”,天意不可逆、宇宙之能不可转,这部分是整个宇宙的核心、主宰。二是可见而又不确切的宇宙意识,这是宇宙意志的“化身”,在宇宙意识需要体现时可以幻化,人类机缘成熟时或可见可遇而又不可求,如海市蜃楼、仙女下凡、高人度化等等,这部分是就是人类可感而不可知的“神话”反映。三是人类可见可遇实实在在的宇宙意识代表,这是宇宙意识的“应身”,在不同的时期将由不同的、担负重大历史使命的人物出现,引领人类的一个时代,这个“人物”代表天意、符合天德、一旦失德就会有无形的力量来行使“罢黜”。宇宙意识所表现的三种不同形式是一个意识的三种体现,是一不是三。宇宙意识对人类社会发生作用在于“引导”,有一个从完全掌控、到逐步退出的引导过程。在人类还处于弱小的蒙昧野蛮早期,宇宙意识(天)走到人类的前台,完全引导,这是“神主阶段”,人神共居,这相当于华夏文明的“文化期”、史前阶段,就是《山海经》所记录的时代。神在眼前,人类对神(天)怀着莫大的敬畏,所以山必有神、神必有祭、祭必循礼(参见《山海探幽(11):华夏上古最隆重的祭祀大典与神秘的终南山》),才有了世界各民族早期形式各异但隆重有加的上古“祭祀”。随着人类不断发展壮大,宇宙意识(天)的引导将逐步退居后台,进入“人主阶段”。“人主阶段”的早期,神(宇宙意识)仍然发挥巨大的引导作用,后来慢慢退出到后台,这就是三代尊“神”(夏商周)、其后敬人(“王”);但是由于神已经意识到人类的“我执”“傲慢”“贪婪”等本性的复燃,依然不会放弃,宇宙意识将变更为劝导的形式(“宗教”)继续引导人类。人类完全自主后,进入科技“智能”时代,唯我独尊,神(天)已不再,一期文明进入鼎峰时期的标志……帝俊是华夏文明的渊源,是昊天上帝在华夏文明的代表,因为天有多重(从欲界四天王天到无色界非想非非想处天共三十三天)、帝也有无限,帝俊仅仅是这一方天地的昊天上帝之名称。帝俊是宇宙的能量场,帝与妻生十日、十二月是人类所能理解的叙述方式,其实天生日、月只不过是宇宙中阴阳交替的运动方式——能量变化——基点爆发,转化为人类所能理解的夫妻和合形式的“神话”罢了。帝俊(天意)引导人类的具体目标由宇宙意识(天帝)的化身来完成。天帝的化身就是帝俊的后代——华夏东方部族远古始祖,帝俊后代子孙在东、南、西、北各方建立起的帝俊神系的10国:中容、白民、司幽、黑齿、三身、季厘、西周、儋耳、牛黎九。马经脑筋急转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