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title}

正文 第6章 我恨你啊

发表时间:2019-08-19

  丫鬟小玉见主人如此表情,啥也不敢问,啥也不敢说,毕竟,张尘再怎样都是王家姑爷,也和王蕾拜堂成亲了的。

  张尘并没有在意妻子王蕾的行为,况且,他在王家没有朋友,没有任何势力,云烟城的确是王家做主,可王家不仅仅是族长一脉。

  这些下人表面对他无比恭敬,实际上都是不屑一顾,因为他现在仅仅只是初学十段而已,任何一个仆人家丁都可以击败他。

  张尘每天拼命修炼,几乎不问世事,除了每天会冲管家打听岳父的消息,不知不觉,十天便过去了,他的实力在不断提升,然而,王家族长仍然没有一点的消息。

  几乎每天夜里他都会做噩梦,梦里都是过去的事情,父亲,表妹,大哥,长老们,以及整个家族覆灭的场景,他猛的惊醒,松了口气,摇了摇头,心跳无比剧烈。

  看着窗外的月光,想起曾经在青城的生活,他可以说一直锦衣玉食,除了无法修炼,什么都会去做,更是熟读诗道,尤爱作画。

  只不过,随着他年纪长大,仆人与外面的世界却让他心碎,几乎每个人都在议论他的事情,为何威震东部大陆的张家,少族长居然是一个废人?而且还克死了所有对他好的人?

  “父亲五湖四海全讯网5123红四一足,如今你是生是死?希望您没事,岳父,希望你能尽快返回云烟城。”张尘忍不住叹息起来。

  空间戒指中还有一纸婚约,那是与西部大陆李家掌上明珠定的娃娃亲,张,李两家一直交好,可谓世交,当初张尘还没有出生的时候,这桩婚事便定好了。

  可惜,以他的实力想要跨越地域,根本是不可能的,青城被毁,根本没有传送阵,其他城池的他也不敢用。

  一个月颠沛流离,他赫然发现自己实力进步飞快,甚至连突破都没有半点关卡,距离家族覆灭至今才两个月,他已经从普通人成为入门十段高手,踏入登堂也就是最近几天而已。

  所以王家族长去采药的时候,他是很抗拒的,真想告诉对方事实真相,可他不能,防人之心不可无,或许,以族长的智慧,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吧?张尘胡思乱想的时候,实力也顺势突破,进入登堂级别。

  然而他并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有种不安与恐慌,以他登堂级别的实力想偷偷离开王家都不可能,更何况是洪荒大森林?

  约摸半个时辰,整个王府瞬间变得混乱起来,乱糟糟的声音吵的人头疼,张尘当即起身出门观看。

  来到大厅,只见二叔,三叔,四叔几个人灰头土脸,脸色也些许苍白无力,很明显是受伤了。

  至于族长老王此时正躺在地面,嘴角带着笑意,走的很安详,对方拳头攥的很紧,似乎临死之前还捏着什么东西,见到这一幕,张尘整个人如遭雷击,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岳母站在一旁一个劲用手帕擦拭着眼泪,无声的哭着,其他几位姨太跪在地上,有一位甚至昏迷过去,至于六姨太则是因为有身孕的缘故休息。

  “张尘你来了,这是大哥临走前为你采的药物,朱灵果,此果的功效,想必我就不用详细描述了,你尽快服用了吧?”二叔一脸悲悯的来到张尘身前,伸手递出一枚火红色果子。

  “为,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张尘直接跪在地上,看也不看朱灵果,脸上充满悲痛,他一个劲拉扯自己的头发,泪水从眼眶划出。

  “哎,时运不济,命途多舛,谁能想到,以大哥的身手居然会在洪荒大森林中部便殒命,这次遇到神兽朱雀,我们兄弟三人赶到时,大哥已经力竭而亡。”说到这儿,其他两位叔叔同时低下头,至于二叔王鑫则一脸痛苦。

  张尘再次吐了一口鲜血,他踏入登堂级别,还要这朱灵果有何用处?有何用处?这一刻,他真想问苍天,为何,每个对自己好的人都不得善终?

  “孩子,不怪你,不要悲伤,快将这枚果子服下,不要让大哥在天之灵心寒,以你的天资,必然能够带领主脉,带领我们王家更上一层楼。”王鑫郑重劝说,再次将朱灵果递了过来。

  “呸,他张尘倒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吃这枚朱灵果?我就算喂狗也不会给他。”就在这时,王蕾突然出现,一把抢过朱灵果,脸上充满愤恨,“张尘,你给我滚,从此以后,我把你逐出王家,你被我休了,滚,滚啊。”

  “雷蕾,不要胡闹。”二叔瞪了王蕾一眼冷着脸道,“张尘再怎么说都是你过了门的丈夫,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了?你以为是货物啊?更何况,大哥为他采药,足以可见真心,只是大哥时运不济罢了。”说到这儿,他只是摇了摇头。

  啪的一声脆响,王蕾狠狠一巴掌甩在张尘脸上,她恶狠狠道,“你这个祸害,你害死我爹,我要你偿命啊。”

  “够了,大哥刚走,你就如此对待你丈夫,不怕传出去让外人笑话吗?”王鑫冷冷开口,随即冲妇人道,“大嫂,你也管管蕾蕾,让她不要胡闹了。”

  “是啊雷蕾,一个人要离开人世,那都是命中注定的,和张尘没关系。”妇人叹了口气,她倒是能想开,只不过,看待张尘,她却没有太多的关心,嘴上说着没关系,心里还是有些介怀的。

  “对,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雷蕾,娘亲,你们放心,我张尘一定会努力修炼,来日必定为父亲大人报仇。”张尘捏紧拳头郑重发誓,眼中已经充满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有如此志气就好,孩子,相信你一定可以,蕾蕾,把朱灵果给你丈夫,让他好好修炼。”王鑫深深看了眼大哥的尸体,随即道,“来人啊,将大哥放入棺木中,设灵堂,明日下葬。”

  听到他的话,王蕾的身子忍不住摇晃起来,她一脸泪水抓着张尘的肩膀愤怒大吼道,“张尘,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祸害,我恨你,我恨你啊。”